It's only the fairy tale
她的家不在城里,在郊区的一个镇上,其实说是郊区,我骑个自行车也不过是二十分钟的路程。
她家中还有个妹妹,两个女孩子都是学医的,本来在我们当地一所医院里工作,家里觉得这样还不如回来赚钱来的方便,于是把她叫了回来,自己开了个小小的诊所,其实说小只是面积罢了――。她们还打算着在家里开驾校,想想这许多年我家这个小城也发展起来了,要学车的孩子们多了起来,估计驾校的收入一年在三四十万左右把,即便是合办也能分到二十万左右,在这里已经是很多的了。只是她现在还没买自己的房子,想必是女孩子一边并不适合作主这个的。
她有个小女孩,大约快两岁了把。有时候我们通电话,这个小孩子总是在旁边,有时候大喊大叫,我倒觉得很是好玩了。
我们有时候也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像如果你嫁给我,又会怎样呢。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8-08 12:02
浮萍
看了渡边淳一的曼特莱斯情人,心下放松了不少。
跟一个已经结婚的女孩子在一起,这种的经历我还没任何经验……对方也有自己的家庭,那么,双方还是不要太过接近的好,我也在慢慢让自己适应罢了。
忽然发觉,如果能这样下去,还是一件相当单纯的事情。对于感情我还是有着自己没来由的自信……
我也要好好努力,这样才能对等的喜欢着,不是么?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7-25 14:11 | 夏烧雅
纪事
真的是巧合,我这个BLOG的主题便是希望OL。在家的有一阵子我找着各种网游玩,这个考察两天,那个也进去看看,从信长到抗战,我都玩了个遍,不过每次玩上几天就闪人罢了……
希望是我目前持续时间长一点的。不止是因为免费,它的画面和系统都还不错,物价也尚可接受,生存下来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……
第一个号,骑士,上杉七月。到62便不管了。现在玩一个小剑,已经56了……搞笑的是许多曾经玩魔力的孩子,他们也有不少人转向了希望,宠物宝贝,赫赫,这些人还真是有闲啊,笑。
6月12日,今晚有日本对战澳国的比赛,正好是9点,可以一看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6-12 08:30 | 冬目景
时光
去年的时候有过一段故事,跟一个叫做可可的女孩子。那个时候刚跟小熊分手心烦意乱,对她的感情没作什么理会,恐怕让她伤心了几次,所以最后以一种很不愉快的方式收场,如此也就作罢了。
她是玩摇滚的女孩子,描着眼影粘着睫毛,头发长长的。尽管我看来她不化妆也很漂亮。
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大家合租的地方搬了出来,下了决意却很难面对的时候,遇上这样的女孩子,她对我说,“我想你应该交个像我这样的朋友的”在那个时候听到这样的声音,我心里确是万分的感激。
后来我便离开北京了。如今的印象只剩下早上起床的时候(一般都快中午了),她在隔壁房间里,跟着CD机唱起许巍的时光来。
最后,我回忆只回忆那些美好的部分。

在阳光温暖的春天
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
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
又想起你
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
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
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
让我心动

在阳光温暖的春天
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
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
又想起你
也许就在这一瞬间
你的笑容一人如晚霞般
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
神采飞扬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5-25 14:24 | 秋山凛
信长
填坑了,啦啦啦
6.21,一个小日子。
今天原来是本能寺么…… 这个发生在1582年,被我们轻视过多少次的事情。
信长的故事我们已经听过无数次;初看到信长的时候,是他在清州城的唱段:
“人间五十年 与天相比 不过渺小一物”(秀吉:啦啦,信长大人跳舞的样子也这么风雅)
信长小时候喜欢拉一批少年在河里游玩,还教他身边的女孩子相扑;他说:“当今乱世,女孩子也要努力战斗。”
父亲的葬礼上,他衣衫不整进入灵堂,随手插上几柱香,就当作祭奠。家臣们全都不以为然。
唱完敦盛,他跨马驰向敌阵。一场暴雨洒落在桶狭间。
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,杀进京都,四处攻略。
战事一切顺利,只有在北方与上杉军作战吃了点亏(呵呵,还是偶们上杉强势呀)。
本能寺。火光。
信长问兰丸:“谁的军队?”
兰丸:“是惟任日向守……”

光荣某个游戏里的信长,从本能寺遁出后周游世界,只是吃饭住店从来不付钱。(汗)
电影中出演信长的人为数不少,(偶看过的却不多)私下认为反町隆史跟信长的形象最为相配。也许信长就是反町的前世把~哦呵呵。自从看了利家与松之后,反町便不再是GTO里的不良青年,转眼成了乱世间意气风发的土大名(笑)。信长手头虽然有不少军资金(汗,玩太阁四玩的),但可能有那么点土,不然义昭和公卿们不会那么笑他。
在男儿的大和中,听到反町深沉有力的声音,想起的还是利家与松中他带着秀吉,利家,佐佐等人,持刀向前的那一句:“行く!”
现在信长的形象早已给重新拼装了无数次。被称做信长的人在各种作品里随处可见;我最中意的当属SD里的清田信长,跟真正信长一样泼皮,不修边幅,朝气蓬勃的样子,却又让人不忘他的朋友义气。
可以参考这几个段子:
在湘北对山王时候,信长喊:“红毛猴子,你们可不要成为神奈川之耻啊!”
阿牧带他和樱木去看比赛,他慷慨借钱给樱木的故事——樱木:“我一定会还的,还你三倍!”

我也想去买一只大肥猫,然后叫它信长。
我把想法给妈妈说起,妈妈顿时色变:“买猫来你给它洗澡?我是不做。”完了不忘说起另一件事:“去把地拖拖,到处都是灰了。”
我的空想便被顺利的打破,然后我马上扛来拖把乖乖拖地。
啊哟,我的信长。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2-08 09:50 | 春日步
年贺
d0014403_16524795.jpg成崇德教我们清史,都教了些什么呢?我只记得525的那些女孩子拿着印有满人辫子的图纸在讲来讲去。但你清史讲完一个学期,恐怕给那些孩子们的印象还不如清宫戏来的深远。
当然,那年我们非典,耽误了不少事情;但我还是对你们不抱希望。
至少教一个朝代的事情,要给他们以个印象,这个时期,这个清代带给我们的是好是坏?提起清代,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?
留发不留头,留头不留发
千古南朝作话传,伤心血泪洒山川
长江一线,吴头楚尾路三千,尽归别姓,雨翻云变。
我不是在反清复明,可清人以夷狄入中原,以小兵临大国,本为我民族之耻。复明自然无益,可名分却不得不争。
有清一代,给我们的国运,民族精神,造成了何种影响,我想大致应该有个印象把。
清初吕留良庄廷栊之事自然不提,即便是在丧乱之余,那拉氏仍在汉人官僚中激浊抑清,以满人掌兵权而统制全局。近三百年之行事,历久未改,满人之罪莫大焉。
但清人治下,学术转向,也有如阎若遽(又找不到字了,汗)毛西河,戴东原段玉裁等意气风发,故不能执于国家民族一念而等闲视之。
当年你们在满人的辫子上整来整去,拘小节而忘大义,为某等不取也。

杨念群算得上是老帅哥了,又兼家世乃杨皙子梁任公之源流,学识过人,故在清史所可以耍耍大牌(笑)。可是,他如何去做社会史,做后现代这一块呢?
后来想了想,杨度,梁启超是何等人物?
杨度年少时忠于清末帝,后参与复辟,晚年变节投向GCD,我学识浅薄,不知当时所为何事。
梁氏早年师从康长素,后来却公然与为师决裂,即小段和张勋火并那一阵子,长素写诗叹道:
鸱枭食母獍食父,
刑天舞戚虎守关。
逢蒙弯弓专射羿,
坐看日落泪潸潸。
皙子弃清,是无君也;任公背师,是无父也。无父无君之辈,如何能做的国史?
(聊博诸君一笑)

做清史好累,清史所的老师们一直做了好多年.。做出来又能怎么样呢?修史本为纲纪乱世,自认为在诸位老师中,能作到这一点的,大概就是家洲了。而如今我不认为在政府主导下,能写出什么象样的东西;但你们只要尽力做到,至少不会像XXX断代工程那样,听取骂声一片。
我十分想看看他们是如何写太平军的,自从看了天国志以后,我便“转手之间而两论立”了,呵呵。我也录天国志的片尾一段如下:
敢污盛世作蛮荒?馆有生徒壁有光;
犹得蠹虱亲典籍,已无父老说洪杨。
情词潦草惭鸿学,心血亏输痛寸肠;
我可酬天天可笑,投诸山海任炎凉。
(此诗by陶短房)

年贺年贺,明明是新年贺文,我却天花乱坠一通,然后走人,啦啦~~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2-02 16:46 | 夏烧雅
東へ

d0014403_16213246.jpg时近归家,小胖和某去研三楼221——我们班男生们唯一的据点——找小万放东西,只见他在电脑前聊QQ,肯定正在哄骗某个女孩子。进门许久不见,大家相谈甚欢。我们照例又得听他乱扯一通。小胖也是什么都敢说,一时不察,“你还是那么惹人讨厌啊”~~ 小万听到话大惊,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折腾了三秒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非常失望的样子,聊到一半的QQ也扔到一边,胖胖倒是背对着他,一脸平静——敢情他确是无意间说的呀。
(也不用这么大快人心把,呵呵)
我内心装出一脸的单纯:原来你是这么在意的呀?(详情请见灌篮高手阿牧吼樱木“你们的赤木看起来比我还老嘛!”阿神:“原来他这么在意啊”)
HOHO,小万人其实蛮好,只是他风格不对我们行事,所以他每次喝酒都要YY一通~~其实他在自己的圈子内声誉还不错,大概他是FQ兼CJ(往正经里想),偶们不了解,但鬼都看得出来——这个人是很在乎声誉和交往的~~典型的二律背反性格。
但事情就是这样,越想做好什么东西,它就可能坏的越快……
大家放假了,我去东风5走了一圈,发现一个宿舍门上悬纸一张,上书:本宿舍不欢迎外人进入!进来喝水者——杀;进来玩游戏者——杀!!!差点笑翻我。其实当时我们宿舍也曾经议过类似的东西,但后来想想算了,免得伤了和气。不过现在想来确实是搞笑至极的事情~~~早知道就写个几十人呀,哇哇。

我在翻碟子,小万看到,问我,向我慷慨相借。(汗)看到狸御殿,痛责该电影动机不纯。我便借他许多片子,看看他能看几部。
那里面有我这半年来最喜欢的电影——森田芳光的其后,老陶强力推荐了四年之久的肖申克,小胖死活不看的大逃杀,在212放过多次的莉莉周,以及我毕业时候追的役所广司的失乐园和谈谈情跳跳舞。
其后是夏目的小说,主演是松田优作——御法度里松田龙平的父亲。当然那时他还年轻。藤谷美和子,就是左手的照片。(连接没了^^)
电影比小说好。虽然电影的节奏也并不快,然而这种埋没许久的感情,却感人至深。多少春秋风雨改,多少崎岖不变爱,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————
肖申克偶不说了,只要他坚持看完,就一切OK;大逃杀偶只希望他能看过开头的二十分钟,定然会继续看下去的:莉莉周他能喜欢么?很担心。SHALLWEDANCE他估计也会喜欢,但失乐园就不敢保证了~~参照这个情节:伊贺的正经忍者半藏看了源氏物语,大怒:“这个叫“光源氏”的男人,到处拈花惹草,就跟西边的半三一样,不是嘛?”

“倘若好运重开,当于大阪再会”——by石田三成
[PR]
# by uesugieri | 2006-01-16 16:06 | 夏烧雅